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猥琐心态支配下的文化世相

今天看留园博伦版 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写的很是不错,很有共鸣。 拿来和大家分享。 字有点多,有兴趣的话耐心看吧。
 
。。。。。。。。。。。。。。。。。。。。。。。。。。。。。。。。。。。。。。。。。。。。。。。。。。。。。。。。。。。。。。。。。。。。。。。。。
 
◆ 王小东
 
中国如果没有了大目标,文化上就剩下扯淡了。有个大报的记者采访我,让谈谈宋祖德的问题。他们的切入点是所谓的“伪道德卫道士”和“侵犯名人隐私”。我说,要是从这样的角度切入,那你们和宋祖德也没有多大区别——究竟有几个人拿宋祖德当道德卫道士?大家看宋祖德主要是看他扯淡,开开心。现在的媒体一个劲向下三路看齐,正经事不谈,光扯淡,才使宋祖德这样的人应运而生。但要我说,既然是扯淡,宋祖德比白岩松强。宋祖德是明着扯淡,可白岩松明明是扯淡,却还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比如他报导陈云林见马英九,说是“细节很重要”,细节是很重要,可他给我们的是什么细节?两个人的眼神!要说两个人的眼神确实非常特殊,这也算是新闻热点,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太特殊的,完全是没话找话,这难道不是扯淡吗?

  中国在文化上的衰败不应该只限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的这30年,衰败的过程比这个要早得多。鸦片战争以来,我们确实被人家在物质上打蒙了,打蒙了以后,大多数人丧失了所有自信,赶紧模仿。而那些没丧失信心的,如遗老遗少,他们也没说出什么有见识的东西来,不值得称赞。要学是对的,可那么着急地学,咱们可以想象,肯定学不太好,要接轨,很难接,是有一个过程的。

  日本在文化上倒没有衰败到这个样子。日本应该说变了很多,模仿西方的也很多,但是没到我们这个地步,还有一些原创的、本土的、民族的东西。包括我们自己以为的中式流行文化,如港台流行歌曲,还不完全是西方文化,它的源头主要是在日本,日本成了东亚黄种人文化的源头。

  卡拉OK就是日本人发明的,欧美是跟日本学的。日本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是原创的。比如绘画,东山魁夷,人家学了西方画又保持了东方精神,咱们拿得出这样的画家吗?真的拿不出来!从物质文化角度去解释,日本受的打击比中国轻,站起来比中国快,比较快就恢复了自信,比较快就比中国有钱,文化要来自于物质的相对充裕,当时日本也不阔但是比中国有钱。

  中国有原创性的东西,坦率地说是在毛泽东时代。那个时代我们也没钱,但因为隔绝了,我们只能自己玩自己的,倒玩出原创性来了。中国歌曲日本人会唱的,除了“文革”歌曲几乎没有。我听到过日本人很豪迈地唱“文革”歌曲,什么《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东风吹,战鼓擂》。很多日本人一句中文不会,但是这些歌他们能用中文唱出来,字正腔圆。我决不是说要回到“文革”去,我只是讲一个文化现象,文化传播有自己的规律。

  日本人会唱“文革”歌曲,当然跟日本当时的学生运动是有关系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文革”歌曲未必优雅,却有自己独特的特色,你可以把“文革”歌曲看成一个种类。当时也还有一些音乐是比较优雅的,比如说《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就并不坏,而且后来这些音乐被电影大量反复引用,就说明这些音乐是成功的。

  改革开放之后,大家说中国人在精神上垮了。这种“精神上垮了”我看也不完全是引进了国外物质文化的缘故。说改革开放后我们精神上垮了,首先是“文革” 当中精神上已经垮掉了。“文革”中出了好多问题,所以精神上已经垮掉了。这个过程,严格讲是精神上先垮,物质文化在后面,而西方精神文化附在物质文化上跟进来。

  还有,所谓的高雅文化,比如《图兰朵》那些东西,让那些所谓的高等中国人去附庸风雅,但是流行文化不得不考虑东亚文化的特点。东亚文化还是有她的纯真性的。中国流行文化主要源头在日本,不喜欢日本人是另外一回事。

  我认为,大目标对于文化的原创性是非常重要的。毛泽东那个时候就有这种大目标,是否完全正确是另一个问题,但大目标没有以后,精神上颓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站得住脚的文化产品的。

  我再重复讲一遍,就是百年奥运这事。“奥运会是中国百年梦想”这个口号提得相当糟糕!奥运会是件好事,办得也不错,中国人感到自豪也是真实的,但如果说奥运会是中国的百年梦想,就不是事实了。中国百年一开始的梦想是救亡图存,救亡图存成功之后有一段的梦想也是在全世界除暴安良,解放全人类。

  举办奥运会是中国后来几十年的梦想,那么到了现在,中国还得有大的梦想才可以,要比奥运会这个梦想大一万倍。一些官员讲的话也很让人瞧不起,比如说“ 奥运会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从什么时候开始算的?“前”指的是什么时候?是昨天吗?要是昨天到今天这么说也对,可你甚至不要说八九十年,就算说个50年,好像也不是中国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无论是国内、国外,中国面临的挑战在这几十年中比奥运会大一万倍的有的是。记得当时中国申奥成功之后不久,一个德国记者来采访我,用非常蔑视的口气说:这次你们申办成功了,你们一定自豪得不行了。我当时一拍桌子说:“你懂个什么?中国作为屹立在世界上几千年的超级大国,办过多少比奥运会大的事!不讲几千年,就讲最近几十年,中国办过的事比奥运会大的有的是,抗美援朝跟联合国军打不比奥运会大吗?”他当时就傻眼了。

  改革开放这事不比它大?三峡工程也比它大,“神五”“神六”“神七”不比它大?汶川地震这个挑战不比它大?奥运是件好事,大家也高兴,但是最起码我们的精英应该明白,奥运会就是玩玩,玩得好点,高兴高兴是个好事,仅此而已。我们中国的百年梦想就这玩意儿,也太没出息了。这种猥琐心态,老往下走,姿态放得越低,越庸俗越好,这个必须改。

  精英们怎么扭曲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

  我把“韬光养晦”这个问题也稍微说一下,这里面也有个人经历的问题。那次关于我们写《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那事,把乔良给请来了,乔良对我们写的书特别有意见,说我们现在应该韬光养晦,应该潜伏,当时我跟乔良说了,我说战术上可以潜伏,战略上是不能潜伏的。因为战略涉及到几年或者几十年,怎么潜伏?潜伏只能绑住自己的手脚,啥事不干,这叫潜伏吗?潜伏是准备打击敌人的,但这是自缚手脚啥都不干。

  什么东西往低了降,我们就特低,中国古人有一句老话,“取法乎上,得乎其中”,这是“取法乎下”啊!“取法乎下”,能得什么玩意儿?得的负数,这是有问题的。中国这种普遍的风气,“取法乎下”这个东西要扭转,我们不能把老百姓看太低了,老百姓未必喜欢“取法乎下”的东西。

  这里再讲一下所谓“中国人的劣根性”的问题。就拿这次汶川地震来说,把它跟美国新奥尔良的卡特里娜飓风做一个对比。这个故事我还是听南方报业集团的摄影记者讲的,咱们都知道南方报业集团在理论上是亲美的,是逆向种族主义的,绝对不是民族主义的,但是这个记者只讲看到的情况,不讲理论。他说的是绵阳的那个大体育场。他说:“进去以后一看,中国人就是守纪律(当然守纪律也可以说是优点,也可以说是缺点)。几万人的体育场,里面井井有条,男人都住在边上,妇女孩子在中间,没有任何骚乱和不守秩序。”他还说:“官方的老一套组织手法是管用的,在面对灾难时,就是能起到一个好作用。经过这么大的震灾,原来的组织系统是找不到了,但是很快就从基层重新建立了党支部,形成了一定的秩序。再一个就是官方的各级宣传部门,挨着一个一个点来找榜样、树典型,这事还真管用。 ”

  当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面对危机的时候,他们的抗击打能力、组织能力远远强过美国新奥尔良的民众。新奥尔良出现了当街强奸、轮奸、抢劫,所以军队要拿着枪进去,见一群人围着就认为是暴徒,就朝头顶上方打,叫你趴下,作为预防措施。看到这样的对比,你说到底是中国国民素质高还是美国国民素质高?在应对危机的时候,谁的力量更强?我告诉你,绝对是中国的民众力量要比美国新奥尔良的民众强。

  关于范跑跑的事,我碰到了一些去了现场的志愿者,他们说教师当中像范跑跑这样甩了学生先跑的,他们只听到这么一例。这帮知识分子给范跑跑找理由,说人到那个时候都害怕,都跑。我也不知道我在那种情况下害怕不害怕,我可能也害怕。但无论如何,事实是像范跑跑这样的教师绝无仅有,而像谭千秋这样的教师却有许许多多。

  范跑跑后来发了帖子,刘仰跟他谈了很长时间。他承认,发这个帖子是故意的,尤其是把“即使是亲妈也不救”那段话加上去更是故意的,过去根本没有这么想,写的时候想一定要加上去,写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刺激一下大家所谓的虚伪的道德神经,他就是这目的。

  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平时在思想层面上也很容易受到精英们的误导,往下三路溜,但是在危机压力到来的时候,他们的本能反应是很优秀的,素质相当高,远远高于欧美民族,这是中国文明几千年积淀出来的高素质,已经融化到了基因中、血液中。

  有些人一听你说中国老百姓素质比欧美民族高,又要跳起来了,他们马上会提出随地吐痰的问题。我举一个亲身经历的事。我去英国,在泰晤士河边,看到满地都是口香糖的痕迹,烟头、烟盒等等,实在是挺脏的。口香糖的痕迹肯定比单纯的痰迹难刷掉,据说英国政府每年要花好几千万英镑来刷这个痕迹。讲素质对比,我们可以把泰晤士河边跟上海黄浦江边比较一下。我们不能讲黄浦江边上比泰晤士河边上干净,其实这两个地方差不多。但是黄浦江边的人口密度比泰晤士河边的高得多,那么上海市民,以及到上海去的游客人均造成的肮脏和污染,肯定比英国少多了。你说哪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更高?

  我把这个见闻贴到网上,又有一些人蹿出来,说我去的肯定是伦敦穷人区。我告诉他们,从我住的地方步行到女王居住的白金汉宫只要20分钟,如果你说女王也是穷人,女王住的是穷人区,那我也没话说了。

  随地吐痰是坏事,不管外国人在这方面做得怎么样,我们都不应该随地吐痰。但是你们有什么根据,有什么理由把这件事拿出来作为中国国民性比外国人低劣的证据?汶川地震中,中国老百姓所表现出来的高素质,你们为什么就熟视无睹?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1. 园园

    我咋觉得这个人写写就写跑题了?

    2009年03月28日 @ 2:49 上午

  2. Yong

    这么大个话题,我觉得谁都不可能一两句说完,点也自然多,点多了自然看起来貌似就有点跑题,可是所有的点都是在阐述和说明作者对‘文化世相’的观点和体会。

    2009年03月28日 @ 1:11 下午

  3. Aloysha

    刘园园 受老田毒害有点深

    2009年03月28日 @ 1:55 下午

  4. Alice

    偷奸取巧的说。文字太多,可以忽略不计。楼下,亲爱的,好久不见侬了。

    2009年03月31日 @ 1:50 下午

  5. Alice

    meishi duo xiexie rizhi ,rang wo guanxin xia ni a ,zongshi ni guanxin wo ,wo duo buhaoyisi de ,erqie youzhuyu ni lianxi muyu de ,jiupa ni hui yingyu he taiyu ,wangji wo shuo de hanyu le ,erqie xie rizhi ye dui ni de yanjing you haochu de .shi ba .ni bingjingyinyue shi bu shi dou you gengxin de ?wo xiale ,mei zhao 2mao qiande .nuli ba .亲爱的勇勇。慢慢看。这就是人生。哈哈。

    2009年07月5日 @ 3:01 下午

  6. Alice

    同仁做眼睛好的。

    2009年07月5日 @ 3:04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